站在汉字的肩膀上放歌

站在汉字的肩膀上放歌

 作者: 常亮 

 由 霍建文 发表于 2014-11-27 15:15   评论: 0

望着一张石鼓文照片,小组里几个同学小脑袋凑在一起,你一言、我一语,不时指指点点;

盯着自己“画”出来的甲骨文、篆文,孩子左看右看,自豪的笑浮现在脸上,智慧的光闪烁在眼底;

学生有的瞪大了眼睛,有的拍拍脑袋,“这个字是什么来?”“老师别说,让我猜一猜!”随着答案的公布,“噢!——”猜出的孩子高兴,没猜出的恍然大悟……

这是我“有趣的汉字”特长班课堂上经常出现的一幕幕情景。

开设这个特长班是因为语文教学过程中我发现:语文学习中有些学生对认生字存在畏难情绪,生字回生现象明显;小学三四年级有些孩子对汉字似懂非懂,随着同音字的增加,在很多词语里容易用混,到高年级形成错别字频发现象;2011版新《课标》中提出教给学生带着鉴赏的眼光去书写汉字,这把汉字教育提到了一个新高度。由此,我想到了开设“有趣的汉字”特长班,通过这个特色班来解决一些语文学科存在的实际问题。

可是要开设这样一个特色班,构建这样一个课程谈何容易啊!从目标的确定,到内容的研发,到资源的整合,这么多点需要研究,需要突破,怎么办呢?我想到要先向人家学习。通过上网搜索,向别人请教,我发现很多地方都有汉字课程,开设有汉字特色课,如山东乐陵试验小学、北京丰台区东铁营第一小学、山东师范大学附属小学( “对话仓颉与羲之——汉字文化及书法艺术校本课程开发研究”把汉字文化和书法艺术结合起来,重汉字的演变和书法的鉴赏。)但是真正实现我提的三点,并且把课内生字结合汉字文化进行拓展的课程和课还真的不多。有没有特别有趣的,让小学生理解得了,还特别成体系的内容做依托呢?经过一系列的搜索和学习,最终我找到了我汉字特色课程的两大支撑内容:《流沙河认字》这本书和《汉字宫》这套光碟。当然这两点还要和课内生字相对接才有实效。于是,我确定了课程的目标,规划了课程内容,提出了课程规划的原则, 同时我的课程资源库也建立起来了,有图书资源库、音像资源库还有网络资源库等。

课程实施主要依靠每周两次的特长超市课堂。怎样使自己的课堂和别人的不一样呢,上出特色,上出效果,这是核心竞争力,也是课程的价值所在,通过不断摸索,邀请同事听课,专家顾问的指导,我的汉字课五部教学流程渐渐成形:诵—认—猜—明—誓,具体以5个板块来呈现:激情登场;课内生字揭秘;流沙河教认字;走进《汉字宫》;誓言结束。

为了巩固学习效果,我还设计了课堂训练单 ,它其实起到一个课堂笔记的作用。同时还有一个巩固复习归类的功能,有些字甲骨文、小篆、繁体等,只有自己亲手写写,才能真正领悟其精妙。一节课上完了,把训练单收上来一看,就大致了解学生的听课情况了。还有评价量表,这个评价表放在期末用,用以督促和鼓励学生的课堂学习和课下研究。

“有趣的汉字”特色课程介绍完了,现在大家肯定很关心课程实施的效果,其实这个特色课程自开展以来得到了广大家长的广泛认可,学生们的热烈欢迎。

大家看,这是刘思嘉在这学期写的一篇日记。

Biangbiang

上一周,我爸爸妈妈带我去吃biangbiang面了。这个店是我的好朋友付家豪告诉我的。我早就知道bingbiang面了,幸好在我们滨州开了一家,不然得跑到陕西去吃了!我们高兴的走了进去。

一进去,我就看到了biang这个字。哇!这个字好多笔画呀!我再往左边一看,咦,有字的说明呀!我走近一看,原来是字的介绍。“这有个背字的口诀呀!”我自言自语,“一点上了天,黄河两边弯,八字张大口,言字往里走。左一扭,右一妞,左一长,右一长,中间加个马大王,心字底,月字旁,留着钩钩挂麻糖,推着车车逛咸阳。”

我读完后,再往左边一看,哦,是“biang”字的介绍。我开始慢慢地读起来:“在秦朝,咸阳街头有人卖biang biang 面;常有一位老翁推车沿街叫卖,如果遇上客人,那位老翁和好的面一扯二扯三四扯,五拉六拉七八拉,扯九拉十的,像变戏法似的将面拉成又长又宽裤带面,并揪成宽面片状,仍向空中,面片准确回落在滚开的锅里,煮熟后捞到大碗里。他又从挂在车子杠杆上的布袋里,取出各种调料,调入面碗中,然后将半铁勺烧焦热的清油猛的呲啦往上一泼,递给客人

当时秦王闷闷不乐,因为时常有匈奴入侵。为了使秦王高兴起来,有一位大臣出去买了一碗biangbiang面,递给秦王。没想到,秦王不仅把面吃的一干二净,而且它还成为御宴必备品。biangbiang面由此得来。”

读完了,我就想我要把这个字拍下来,带到特长班和同学老师分享。哈,我的面正好来了。我一尝,嗯!真不错!我也像秦王那样吃了起来。

你看原来汉字是孩子们最熟悉的陌生人,汉字课畅通了给孩子们畅通了文字密码,孩子们不管走到哪,都留意汉字了!

他们从过去一认生字就头疼、撅嘴,到现在常常以解密个把生字为己任,摁着一个汉字能研究一两个礼拜,大有不把你老底都揭出来,誓不罢休的感觉。他们对身边的汉字也越来越留意:学校书画展,他们会为分辨出一个甲骨文而眼神交接,会心一笑;读书节,他们会为认出一段繁体字而几个人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;外出旅游,他们会拍摄下城墙上面的篆文、青铜器上的铭文,和同学一个字一个字的搬出古汉语字典对照查找;特色班里很多同学购买的课外书籍也统统围绕汉字或典故,比如刘思嘉买的《汉字的故事》,李世睿的《文字侦探:一百个汉字的文化谜底》,石嵩昊的《字言字语》,齐慧杰的《流沙河认字》等。

我觉得,现在提到汉字,孩子们像流浪儿找到了家的感觉,自信、舒坦、向往!

李希贵说:“开发课程,实际上是开发自己”,托当语文老师的福,我有幸能在“有趣的汉字”特长班课堂上把一个个汉字搬来,和学生去研究,去发掘汉字之美之讲究,做我自己喜欢的事,找到了教育的幸福。

孩子们幸福吗?我想,是的。“有趣的汉字”特长班给我和孩子们打开一扇神奇之门,让我们在另一方清新的世界里徜徉、奔跑,无拘无束,沉淀文明,学会思考……

感谢汉字,你是这个地球上多么独特的存在!感谢汉字特长超市,在这里,我可以和孩子们一起站在汉字的肩膀上,自由放歌……